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皮肤切换


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

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媒体关注
扬帆计划  扬帆计划

TOP

古代书画辨伪 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2013-04-27 15:39:11 来源:新浪 作者:品翰斋 【 】 浏览:991次 评论:0
董其昌((1555—1636)这位被誉为明代第一大家的书画作品,前些年一直是我研究明代书画中的一个难题,要想每张看得懂,吃得透,心里多少是有些发怵的。大学时候,在一期《中国书法》上看到天津博物馆藏的一幅董其昌书法立轴,印象颇深,书写内容至今还记得: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董其昌的书画见了不少,但还是有种雾里看花,云里观佛的感觉,无论是他本人亲笔,仰或请人代笔之作,还是同时代高手的伪作,孰真,孰伪?看得让人眼花缭乱。
看懂董其昌的书画,首先我们得弄懂董其昌的笔墨特点和规律,也就是搞清楚他的看家本领,才能继而窥得全豹。今年以来我在对侧锋用笔有了深一层的理解后,才对董其昌的了解多了些,方得窥其门庭,才敢于挥刀问路,一探究竟。
我们首先从董其昌自己的论述中,他的书画心得,找到他书画规律特点的蛛丝马迹。

“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,自是始发愤临池矣。初师颜平原(真卿)《多宝塔》,又改学虞永兴(世南),以为唐书不如魏晋,遂仿《黄庭经》及钟元常(繇)《宣示表》、《力命表》、《还示帖》、《丙舍帖》。凡三年,自谓逼古,不复以文征仲(征明)、祝希哲(允明)置之眼角。”

予学书三十年,不敢谓入古三昧,而书法至余亦复一变。世有明眼人,必能知其解者。”

余书与赵之敏较,各有短长,行间茂密,千字一同,吾不如赵,若临仿历代,赵得十一,吾得十七;又赵书因熟得俗态,吾书因生得秀色 ——《书林藻鉴》卷十一

从以上这两这段话中,我们可以看出董其昌的学书历程与他的自信之处。董其昌的书法固然秀,但对赵孟頫书法的理解还是偏颇了些。他讲的赵孟頫字的“千字一同”,是赵在结体上的缺陷,但赵孟頫深得王羲之等晋唐笔法,他的高明之处在于线条内部的丰富变化,这是也非大家才能窥得其妙的,赵孟頫点画的沉实厚重,也是董其昌所不及的。

“作云林画,须用侧笔,有轻有重,不得用圆笔,其佳处在笔法秀峭耳。宋人院体,皆用圆皴。北苑独稍纵,故为一小变。倪云林,黄子久、王叔明,皆从北苑起祖,古皆有侧笔;云林其尤著者也。”

“元季四大家以黄公望为冠,而王蒙、倪瓒、吴仲圭与之对垒。”“迂翁画在胜国时可称逸品。昔人以逸品置神品之上……元之能者虽多,然禀承宋法,稍加萧散耳。吴仲圭大有神气,黄子久特妙风格,王叔明奄有前规。而三家皆有纵横习气,独云林古淡天然,米颠后一人而已。”

董其昌师法董巨,元四家等,并且领悟到这些大家用笔的一个共性:侧锋用笔。他对黄公望和倪瓒二人的态度前后有了变化,从早期的崇尚黄公望,到后来对倪瓒的情有独钟,印证了董其昌书风和画风追求“放逸”的美学观,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。另外,我对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“无用师卷”和“剩山图卷”同样疑伪的原因,也是这两幅无论画作本身,还是后面类似讲故事般的题款书法,都是中锋用笔,没有一笔是侧锋用笔。

近现代以来,众多的鉴赏家,收藏家,无论是吴湖帆、谢稚柳、刘九庵、启功、徐邦达等等诸位前辈,就古代书画大家的用笔方法都没有说出个其所以然来。寓居美国的王季迁先生谈到:

“倪瓒是常用侧锋的,这是他画的特征,别的画家都学不像的。”

“另外一个侧锋榜样是马远的画,像他的《踏歌图》”

“很多明初画家画家受马远的影响,马远用的是侧锋。可是很多明代画家,只会偏锋,不会侧锋。其中浙派最是典型。这些画家不太能控制他们的毛笔,运用笔墨时,往往用力太强,生产出来的线条就不太巧妙。”

“董源的《溪岸图》,有皴擦,是用中锋和侧锋,很巧妙,也很难形容,在北宋时,也不多见。”王季迁认识到古代大家的侧锋用笔,但他讲的侧锋用笔,是很明显外露的侧锋用笔,有的时候王季迁把轻微的偏锋也当成了侧锋,像八大山人等把侧锋的特征完全隐藏在线条的内部,使人看上去像我们现在讲得中锋一样,这一点,王季迁是看不出来的,错误地把这种更高水平的侧锋当成了中锋。比如董源的画作也是侧锋用笔,不存在中锋的。他举例的马远《踏歌图》中的侧锋,其实并不高明,而且这也只是一件明代的仿品而已。

我们先看看这件董其昌的自作诗书手卷,了解一下董其昌的“侧锋”用笔有哪些特点?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从这件手卷中,选出“群”、“鹅”、“金”、“华”等几个字,来分析董其昌的用笔方法。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1、“群”字左边的一撇,是侧锋,可以清晰看到笔锋在外面的一侧运行。

2、“群”字末笔的一竖,是中锋,手臂在往下拉的过程中,线条逐渐变细,笔锋变动了方向,变粗为“鹅”字第一笔。这一笔写得很是是错。

3、“鹅”字上面的“我”向右上提的这一笔,不是侧锋,是中锋,可以清楚地看到线条里面的笔毫顺直而行,没有变化。

4、“鹅”中“我“字的戈钩,和“鸟”的最后一个勾,笔锋左右上下交替变动位置,带来墨色的丰富变化,这是他典型的中锋加绞转的效果。但笔画的前部无论是力度还是墨色的变化上还是不够高明的。

5、如果没有上下衔接的时候,每个字起笔的第一笔尤其是刚开始运行的一段,笔力都是有点弱的。如图上标注的“6”、“7”、“8”、“9”处笔画。这个是董其昌用笔的缺陷,也是赵孟頫用笔的缺陷。笔落在纸上的一瞬间即可灌注强力运行,王羲之、张旭,怀素、颜真卿等晋唐大家做得到,颜真卿之后,无人矣!宋苏东坡说:诗止于杜子美,书止于颜鲁公。”董其昌本人也说过类似的话,“诗至少陵,书至鲁公,画至二米,古今之变、天下能事毕矣。”讲的就是古法用笔到颜真卿之后,已成千古绝响!

6、董其昌的用笔,我们可以看出,主要是中锋加绞转,侧锋较少,往往是中锋逐步顺势进行绞转,顺带一点侧锋的。在一个笔画中,侧锋的变化不够丰富。比如,他写的一竖,大都是笔锋往往是从左边开始,直到结束部分才到了右边,仅仅一个简单的绞转动作而已。

7、短的线条,从中锋开始,来不及变侧锋,笔画已经结束了,这也是他用笔上的一个缺陷,笔笔皆侧锋,以他的水平还是达不到的。倪瓒在这一点上就远胜于他,无论笔画长短,大都能做到笔笔侧锋,无怪乎让董其昌佩服了。关于倪瓒,我会在元四家书画笔墨的特点中详细论述。

董其昌对侧锋的理解,还是不够深刻的,他讲的侧锋,基本上还是中锋加绞转,只不过线条的力度比中锋增强了,墨色的变化丰富了,他理解的侧锋也是绞转顺势带来的侧锋效果。
林散之也是中锋加无意识地小部分绞转,他的长锋羊毫在硬硬地勉强拉动的时候,出现了绞转效果,加上他注重用墨,出现了墨色变化,但他的书法线条也是不高明的,线条本身大都是扁平的,软的。王铎也是中锋加绞转,但王铎用硬毫也能做到自如,林散之用硬毫尤其是小的硬毫,是写不成中锋加绞转出来的,因为他控制不住硬笔毫的跳动。

接下来,我们选择三件署名董其昌的作品,都是著录过的,且高价成交的——一件作于1616年的《为丁云鹏贺寿诗》行书立轴和一件作于1601年,1616年再次题跋,并经《石渠宝笈》著录的《仿大痴山水手卷》;一件作于1622年,多次著录的《山驿留憇 》山水立轴。结合以上总结的董其昌用笔的特征,对这三件作品,我们来尝试对董其昌的书画作品进行一次真伪之辨。

一、署名为董其昌的《为丁云鹏贺寿诗》 立轴,当年成交价680多万。作于(丙辰)1616年,时年董其昌61岁。长宽:197.5×73cm,题识:万历丙辰春,华亭史官友弟董其昌撰并书。著录: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(一)178页,京12042,文物出版社,1986年出版。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
这件为丁云鹏祝寿的书法,跟刚才的自书手卷对比起来,水平的差距不只是天壤之别,而是下地狱几层的,极为拙劣。

1、 笔力软弱,结体丑陋难看,俗不可耐,如同死蛇躺在丛草之中,一点不沾董其昌书法的圆劲苍秀之气。试举几个字及落款为例。如:“初”、“痴”、“蒸”、“新”、“华亭”、“年弥”、“董其昌”。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 

1、 整幅作品一点侧锋的影子都没有,连中锋用好的都不多。

2、 这件书法中的竖画,写长一点,就会歪斜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这件东西绝对不是用手臂去写的,是用手腕之力,而且手腕不能悬空,是枕腕写的。
综上几点,这件所谓的董其昌写给丁云鹏的祝寿书法,是件民国期间水平低劣的伪作。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二、署名董其昌的《仿黄大痴笔意山水手卷》,作于1601年,1616年再次写跋,成交价格828万。

著录:1.《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·石渠宝笈三编》第十册,2065页,上海书店,1988年。
2.徐邦达《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》112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5年。

钤印:太史氏、董其昌印、画禅室
题识:辛丑春日虎丘山居,仿摹大痴笔意。
钤印:继儒之印、仲醇父

后纸:1.陈继儒(1558-1639)题:雨过郊原新暑消,好风如水泛长条。千山尽在垂杨外,更逐秋光渡烟桥。陈继儒。
钤印:太史氏、董其昌印2.董其昌题:苍岩曲曲水斜斜,茆屋高低浅带沙。车马城中尘似海,多应不到野人家。丙辰(1616年)春日,同眉公游天池,访赵凡夫寒山,持余旧作出示,乃廿年前故物也。复题一首于尾,自愧聪明不及前耳。董其昌。1616
鉴藏印:毕秋帆书画记、毕沅审定、秋帆珍赏、毕泷审定、嘉庆鉴赏、嘉庆御览之宝、石渠宝笈、宝笈三编、三希堂精鉴玺、宜子孙、宣统御览之宝

董其昌早年对黄公望是顶礼膜拜的,董本人富收藏,精鉴赏,也藏有多幅黄公望的亲笔之作,数量之多,在明朝也当列为第一。而且多次临摹其画作,汲取法乳,并深得三昧。

“予少学子久山水,中复去而为宋人画。今间一仿子久,亦差近之。”

“余雅意六法,而气晕生动,吾莫犹人。独所心醉大痴山水此册,皆有其意矣。”

这讲的是董其昌学习黄公望画的过程,六法中的“气韵生动”也是董其昌书画美学追求的宗旨。

“余以丙申冬得黄子久《富春大岭图卷》” 讲的是1596年,董其昌41岁的时候入藏黄公望重要的作品《《富春大岭图卷》。

“(黄公望画)此幅余为庶常时见之长安邸中,已归云间,复见之顾中舍仲方所。仲方诸所藏大痴画,尽归于余,独存此耳。”

穷一生研习黄公望并取得巨大成就的王原祁,在《雨窗随笔》中讲到:

董居画法三昧,一变而为子久。学古之家,代不乏人,而出蓝者无几。宋元以来,宗旨授受,不过数人而已。明季一代,惟董宗伯得大痴神髓,犹文起八代之衰也。”

“董宗伯画不类大痴,而其骨格风味则纯乎子久也。”

王原祁讲的是董其昌画的面貌上初看是不像黄公望的,但骨子里还是黄的风格,有明一代,他是唯一得到黄公望神髓的画家。

这件乾隆时期《石渠宝笈》著录的画作,作于辛丑年,也就是1601年,时年董其昌46岁,1616年见到这幅画作赋诗一首,并谦虚地题跋,“自愧聪明不及前耳”,好友陈继儒在其题跋的前面也赋诗一首。

陈继儒(1558——1639字仲醇,号眉公,与董其昌同为华亭人,明代的文学家,大书画家,二人交往甚密。董其昌曾多次为其作画,“余……与陈仲醇、唐元征、张兼之同处谷水至娄江。……凡为仲醇作画十余幅,归已经月矣,因识岁月。”陈继儒也多次在董其昌的画作上题跋赋诗,唱答。

该幅作品有董其昌和陈继儒的题跋,钤盖众多鉴藏印,曾经是乾隆皇帝的书房“三希堂”的藏品,而且经过《石渠宝笈》著录,后来成为嘉庆、宣统案头把玩之物。顺理成章,初步推理,这应该是一件流传有序的宫中流出之物。

但,这也只是一件水平不高的伪作而已,为何?

1、 整幅画作,章法松散,画面不聚气,没有神采。

2、 用笔拖沓,线条软弱,不够挺拔有力,笔墨浮在纸面上,没有力透纸背之感。

画面中几处山峰和近处的山石,用简单的披麻皴法,笔锋拖来拖去,平铺直叙,没有变化,显得呆板。董其昌曾讲:
古人论画有云:‘下笔便有凹凸之形。’此最悬解,吾以此悟高出历代处,虽不能至,庶几效之,得其百一,便足自老,以游丘壑间矣。”
“作画,凡山俱要有凹凸之形,先如山外势形象,其中则用直皴,此子久法也。”下笔为侧锋,在使转走向变化中,线条本身自然具有立体感,空间感,在经营山石,树木等物象中,即使一条孤立的线条,也是具有实体感,立体感的。

这件画作中的每一根线条是扁平的,靠的是多次渲染,才叠加起来那么一点点凹凸之感。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3、 近景处的屋舍、丛树,用笔是凌乱的,杂乱无章的。董其昌本人有一段描述画树的心得,很是精辟:

“画树之法,须专以转折为主,每一动笔,便想转折处,如写字之于转笔用力,更不可往而不收。树有四枝,谓四面皆可做枝着叶也。但画一尺树,更不可令有半存之直,须笔笔转去。皆秘诀也。”

“树固要转,而枝不可繁,枝头要敛不可放,树头要放不可紧。”这里讲的“转折”,就是用笔的时候,笔锋不可中锋一拖而就,而是侧锋左右上下多次转向,以求变化。

大家可以参考董其昌的《秋山高士图》,看看树的画法。这幅画笔墨富变化,苍润雅秀,树枝转折多姿。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 

从这幅画里,我们也可以看到董其昌在师法黄公望和倪瓒的画法基础上,用了“加法”,在构图上繁茂许多。而八大山人也师法过董其昌,笔墨与之有相通之处,但八大山人用的是“减法”,对物象景物进行了高度概括,大幅度简化。

4、画面上的款字书法比上一幅为丁云鹏贺寿书法,好了许多,但还是写得差强人意。明显的中锋用笔,而且用的是腕力,跟董其昌的书法用笔还是两码事。

画作后面的董其昌和陈继儒的诗文题跋书法,是出自同一人之手,只是结体不同而已,用笔的习惯和方法是一致的。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5、我们再来看后面题跋的诗文,董其昌的题诗:苍岩曲曲水斜斜,茆屋高低浅带沙。车马城中尘似海,多应不到野人家。陈继儒的题诗:雨过郊原新暑消,好风如水泛长条。千山尽在垂杨外,更逐秋光渡烟桥。

从这幅画的画面来分析,画的更像是江南秋天的面貌,而不是春夏的景致。诗在后,是根据前面画的意境去赋诗的,但诗中所描写的诗情与前面的画意也是不对应的。
这幅画作的作伪者当是没有见过原作的,不是临摹原作而成,更像是对临董其昌的代笔者赵左、沈士充等人或者明代人仿黄公望的一件画作,依照《石渠宝笈》上面著录的《董其昌仿大痴笔意》画作的文字,尺寸造出来的一件所谓的流传有序的宫中秘藏之物。伪造年代,当为民国。


古代书画辨伪(三)董其昌:一识侧锋神妙处,得窥华亭真龙首

三、署名董其昌《山驿留憇》,多次著录,成交价格高达1344万元。
长宽:
129×51.8cm,作于1622年,
题识:莾莾平沙路,登临更一奇。河流消楚汉,碑石记淳熙。鼓角因风迥,帆樯候月迟。此中留憇者,半为问津疲。壬辰春北行次羊山驿之作。壬戌春北行,复宿是驿,因作小景,既转书此为题,呈玄白老公祖览正。董其昌。

钤印:太史氏、董其昌鉴藏印:王鸿绪印、云间王鸿绪鉴定印、俨斋秘玩、吴兴沈翔云鉴藏书画印、吴云平斋长寿

著录:1.《神州大观》第一号《画类》第4幅,上海神州国光社,1910年出版。
2.《董其昌书画集·附编》图82,上海书画出版社,1989年出版。
3.郑威著《董其昌年谱》23页,上海书画出版社,1989年出版。
4.徐邦达编《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》112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4年出版。

这幅作品也是件水平不高的董其昌伪作,大家结合前面的论述,自己去分析原因,找出充分的证据,以后就可以避免傻乎乎地去缴上千万元的学费了。

这三件董其昌的伪作,有著录,有题跋,有的还多次出版,而且得到众多鉴藏家的认可,但真就是真,假就是假;即使董其昌的代笔之作,我们也要分清楚,画是假的,落款是真的,或者画中某一部分是假的,某一部分是真的。

古代书画的鉴别,我坚持谢稚柳先生的观点,印章、题跋、著录、别字、年月、避讳、款识等可以作为鉴别的依据与旁证,但只有“书画本身,才是鉴别主要的,最亲切的根据,也只有使这个根据独立起来,才有可能利用一切旁证,否则,这些旁证纵然有可爱之处,却都是带有尖刺的玫瑰。”

对书画本身的鉴别,主要是对笔墨的鉴别。笔墨,也就是笔法和墨法,搞懂每家的笔墨特点,前后的渊源关系,才能应对变幻多端,眼花缭乱的作伪。
无笔不成墨,透彻了解古代书画家的用笔方法及特征,这是根本中的根本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品翰斋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500年前《蒙古山水地图》估价8千万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